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www.kj306.com >

“冰毒教父”地下王国覆灭记

2019-07-28 09: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9年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命令,对蔡东家执行死刑。这个博社村原党支部书记、当地响当当的“冰毒教父”最终难逃法律惩罚

  2013年12月29日凌晨3时40分,广东省公安厅指挥中心33层的大楼灯火通明。楼顶指挥中心大厅,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前,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端坐正中,注视着屏幕上的每一个画面。

  此时,300公里外的广东汕尾陆丰市,一条由数百辆警车组成的车龙正在夜色的掩护下,沿着一条狭窄的公路,向甲西镇最靠近海边的村庄——博社村进发。这是2013年广东省警方最重大的一次行动——“雷霆扫毒”汕尾行动。主战场,就在陆丰市的博社村。当时,博社村已因长期窝藏大量制冰毒窝点而成为全国闻名的堡垒村。为将这个堡垒村彻底铲除,广东省公安厅协调省武警总队、省公安边防总队和汕头、惠州、梅州、河源四市公安局出动4000警力,对博社村内外18个制贩毒团伙69个重点目标展开集中清剿收网行动。

  4000警力组成的109个抓捕小组,在防暴犬的陪伴下,突入博社村,并分散有序地向数十个重点目标展开突击。天空中,警用直升机在盘旋,海面上,边防快艇在游弋。形状犹如一只巨大蝙蝠的博社村,被罩上了天罗地网。许多尚在睡梦中的制贩毒分子被突然冲入家中的特警惊醒,望着家中成堆的冰毒和现金,眼露绝望。当太阳升起之时,这场震惊中外的行动,以大获全胜告终,一举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团伙,抓获成员182名,捣毁制毒场所77个和1个炸药制造窝点,缴获冰毒2925公斤、260公斤、制毒原料23吨、9支子弹62发。

  与此同时,190公里外的惠州市华斯顿国际酒店,11楼的一个房间中,一名曾经不可一世的中年男人,也被民警秘密抓捕,在手铐的陪伴下在墙角度过了令其终生难忘的数个小时。他不知道,2019年008期管家婆彩图大全网房间外的世界已悄然改变,那个曾经由他一手缔造起来的冰毒堡垒村,已在这短短几小时内被攻陷。

  这个男人名叫蔡东家,在本次行动抓捕目标的花名册上,他是1号目标,代号“老A”。蔡东家被捕时51岁,官方的身份是博社村党支部书记、汕尾市第五届人大代表。但在陆丰的冰毒江湖中,他是响当当的“教父”,而博社村,正是他一手搭建的震惊全国的制贩冰毒地下王国。

  2016年,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贩卖、制造毒品罪和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依法判处蔡东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蔡东家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裁定核准蔡东家死刑。

  2019年1月1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命令,对蔡东家执行死刑。

  蔡东家涉黑制贩毒案件作为广东“雷霆扫毒”汕尾行动1号标志性案件,由广东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国家禁毒办、公安部全程进行督办指导,历时5年之久,在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领导下,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林伟雄,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历时三任局长王均科、邓建伟、翟凯夏带领专案组克服重重困难,终于使该案圆满落幕。蔡东家被依法执行死刑,对广东禁毒严打整治工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博社村村民全部姓蔡,有1.4万人,共分成3个房头。蔡东家是村中头房代表,在村民中威望颇高。

  2011年前后,博社村在蔡东家为首的宗族势力的带动下,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直接参与冰毒制造,其冰毒产量在整个陆丰高居榜首,而整个陆丰的冰毒产量又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其一举一动对全国乃至世界的冰毒价格都会产生影响,以致于当时制贩毒圈内流传着这样的话:“生意做不做,关键看博社。”而制贩冰毒的暴利下结成的宗族血亲利益共同体,使这个曾经的海边渔村在短短数年间,发展成一座包庇着数量惊人的制贩冰毒家庭的坚固堡垒。

  在2011年,博社村的狭小入村路口,每日都有数名小混混组成的望风队,他们坐在摩托车上,警惕地注视着往来的人群。一旦有陌生人进入,望风队的摩托车马上狼群般如影随行,陌生人的一举一动,会通过电话被村中“大佬”悉数掌握。民警们想要进村抓捕制贩毒分子,其难度可想而知。因为号称可以“安全”制毒,博社村中一间破烂平房,月租达数万元,仍然十分抢手。

  香港警匪电影《杀破狼》中有一个经典桥段:甄子丹饰演的反黑刑警只身前往洪金宝饰演的黑社会大佬巢穴,被数十名手持棍棒、铁链和破碎酒瓶,目露凶光的烂仔围在中间。烂仔轻蔑地向警察挑衅,他们的大佬,则杀气腾腾地站在后面。警察抱定拼死一搏的信念拔出佩枪,指向包围他的烂仔。黑社会大佬则缓缓举起手中的啤酒瓶,只要瓶子落地,警察必遭屠戮……幸亏任达华饰演的另一名警察及时赶到并鸣枪示警,黑社会大佬才悻悻将手一扬,示意烂仔们放这名警察离开。在博社村的某日下午,一个极其类似的真实故事也曾上演。

  上海警方的一组民警在汕尾警方的配合下,驱车进入博社村,对掌握的一名毒贩进行抓捕。当民警们在毒贩家中将其抓获,准备驱车离开时,早已尾随而至的数十辆摩托车将警车团团围住,每名驾车者均手持棍棒砍刀,村道两旁的屋顶上落下疾风暴雨般的石块和水泥板,将警车砸得坑坑洼洼。故事的主角蔡东家,也如黑社会大佬一般,杀气腾腾地站在摩托车队后面,此时只要他一声令下,摩托车手们必如饿狼般围攻警车。汕尾市公安局一名带队的副局长认识蔡东家,情急之下只身上前与之谈判:“书记,我们今天进村就抓这一个人,请他们让条路出来行不?”蔡东家略一沉吟,回头使个眼色,屋顶滚石雨立停,摩托车手向两边让出道路,抓捕民警们惊险万分地拉着被抓毒贩离开了博社村。

  那时的博社村还是粤东海边一个典型的小渔村,蔡东家在村内的海边承包了100亩虾塘,靠着起早贪黑地苦干,虾塘为他家带来了约10万元的年收入。1993年,在村中蔡姓宗亲中属于大房男丁的蔡东家,当上了博社村治保会主任。

  展开全部上有的,很详细的,我不能打下来,字数超了.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1996年一个秋风乍起的日子,同村治安队的蔡某某带着两个朋友——刚从监狱刑满释放的陈某某和混江湖的洪某某,找到了正在虾塘里忙碌的蔡东家,要求他帮个“小忙”。蔡某某说,自己和朋友想在博社村做一批要出口的石膏粉,为了逃税,制做需在村内找一块空地秘密进行,并要找几个村里人在外围看守。蔡东家带着他们骑上摩托车,来到博社村长满荒草的大陂头,找了一块100平方米的空地。看完场地的蔡某某信心满满地告诉蔡东家,做石膏粉只要不到一个月时间,事成之后给他20万元好处,找来看场的人,每人每天300元。蔡东家怀疑他们要干犯法勾当,但蔡某某宽慰他说只是偷税,时间又短,不会出问题。一想到帮个小忙的回报相当于自己管虾塘两年的收入,村里找来看场的人也有好处,蔡东家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

  凭自己几年在博社村干治保主任积累的威望,蔡东家很轻松地找了10多个愿意为蔡某某看场的村民。几天之内,蔡某某带着10多个人在大陂头荒地上搭起了简易大棚,里面摆上搅拌机、发电机和一排水桶,开始制造“石膏粉”。

  蔡东家曾两次到这个大棚查看,里面充斥着刺鼻的药水味,制造好的“石膏粉”铺在棚子外的草地上晾晒,这些白色粉末状结晶体在阳光下透出淡淡黄光。有点担惊受怕的一个月很快过去了,蔡某某和他的朋友带走了500公斤“石膏粉”,如约将20万元现金分文不差地交到蔡东家手上。

  半年后,陆丰甲东镇出现冰毒。蔡东家发现,蔡某某在村里造的“石膏粉”就是冰毒,按照当时1公斤起码20多万元的市场价,这500公斤冰毒在当时能卖出上亿元的天价! 与自己为他们提供的巨大帮助相比,蔡某某给的区区20万元真是少得可怜。蔡东家心里有受骗的不爽,但同时也有一种兴奋感。他隐约觉得,依靠这个村治保主任的权力,一扇通向巨额财富的大门已向他悄然打开。

  1996年开始,陆丰经历了制造冰毒的第一次疯狂盛宴,大批陆丰人靠制冰毒一夜暴富,身为博社村治保主任的蔡东家,目睹了许多村民的暴富史。而这些村民也投桃报李,不断地将各种好处送给蔡东家,让他为自己在村内的制毒活动“保驾护航”。1999年,陆丰第一次被国家禁毒委戴上“毒帽”,当地党委政府花大力气进行综合整治。到2004年,陆丰第一次戴的“毒帽”被摘除。

  2011年,陆丰毒情强烈反弹并被重新戴上“毒帽”。此时的蔡东家,已从博社村的治保主任升为村支书,并身兼陆丰市和汕尾市两级人大代表。蔡东家不但自己亲自组织制造毒品,还为村民制贩毒明里暗里提供保护。他利用自己汕尾市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的身份,秘密收集警方侦破毒品案件的信息,在警方行动前通知重要人员潜逃,并试图通过行贿办案人员,帮一些被捕毒贩逃避法律制裁。村里谁因制贩毒被抓了,都希望蔡东家出面把人“捞”出来。

  在蔡东家担任村支书的短短几年间,博社村成为陆丰制毒的重灾区,许多村民参与其中。蔡旋,就是其中一名重要骨干。

  2010年,蔡旋和范水贤因涉嫌制贩冰毒被警方抓获,后因证据不足,在关押了近半年后被释放。在看守所中,蔡旋认识了贩卖麻黄素被警方抓获的林凯永。

  林凯永是陆丰甲子镇元高村人,前几年在深圳卖走私手机时认识了同样倒水货的东北人王长有。王长有很看得起这个广东“兄弟”,一次两人一起“溜冰”(吸冰毒)时,王长有告诉林凯永,自己手上有大批量制冰毒原料麻黄素,在陆丰应该很畅销,但苦于联系不上买家,希望林凯永回去“探路”。林凯永回陆丰转了一圈,找到了买主李接顺,刚收了100万元定金,尚未交货就被警方抓获。林凯永的家人花费30万元为其“打点”关系,林凯永仅被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刑半年,并在看守所和蔡东家身边的“红人”蔡旋搭上了线。

  林凯永出狱后,蔡旋十分热心地当起了中间人,帮他推销麻黄素。2011年5月的一天,林凯永第一次将一辆载有12桶麻黄素(每桶25公斤)的吉普车开进了博社村,随后将车交给村民蔡文生开走。一小时后,蔡文生将车开回来交给了他,后备箱的麻黄素已换成了一堆纸箱包着的2520万元现金。林凯永满心欢喜地将100万元介绍费交给蔡旋。

  从此,林凯永将王长有贩来的麻黄素打入了博社村市场,前前后后将76桶麻黄素以每桶195万元至210万元不等的价格卖给蔡东家、蔡文生、蔡锐、蔡旋、蔡昭贵5名博社村的制毒“大佬”。每次林凯永收取货款后,扣除自己每桶45万至50万元的利润后,其余货款交给王长有。

  2011年7月19日晚,王长有开车到陆丰收取货款。夏日的空气中透着一丝闷热,急于收款的王长有驾驶着他的小车从高速公路出口拐下,刚驶入陆丰,对面路上一辆大货车忽然迎面撞来,王长有当场车祸死亡。随后,林凯永独占了本应给王长有的3000万元货款。

  2011年清明节,细雨纷飞。这天傍晚,一辆红色奥迪SUV和一辆银色奔驰SUV悄悄开进了博社村,在蔡东家那幢金碧辉煌的望海别墅前停下。林凯永从红色奥迪上跳下来时,蔡东家刚刚走出豪宅大门。林凯永向两辆豪车使了个眼色,蔡东家叫来的几个“马仔”麻利地把车尾箱的一桶桶麻黄素卸下来,放到路边一间铁皮房外面。“货都齐了,每桶195万,回头算钱,我先走了。”林凯永随即和朋友各自跳上车扬长而去。

  蔡东家望着奥迪车远去的影子,交代蔡广创把其中两桶搬进自家豪宅,6桶运到蔡广创的老屋存放,随后掏出手机给同村人蔡娘碰打电话:“娘碰,我是东家,这里有你要的12桶货,每桶200万元,过来拿吧。”没过多久,蔡娘碰就过来了,他一边对蔡东家千恩万谢,一边将其中12桶麻黄素搬上了三轮车。12桶麻黄素,蔡东家一转手就赚了60万元。

  原料有了,蔡东家催促蔡广创加紧让制毒师傅——其堂兄蔡秋弟、蔡昭桂尽快生产出“产品”。半个月过后,这些麻黄素在老屋里变成了结晶的冰毒。蔡秋弟和蔡昭桂将做好的成品按一公斤一塑料袋包装起来。最终,蔡东家交给蔡广创的6桶麻黄素制出了90公斤冰毒。

  同年6月,蔡东家再次向林凯永购买麻黄素5桶,随后让蔡广创找来制毒师傅蔡炳贵,制出冰毒90公斤。在当时火热的行情下,这些冰毒每公斤能卖15-18万元。每次冰毒一制好,蔡东家就催促着蔡广创、蔡秋弟、蔡昭桂几人尽快把冰毒卖出去。蔡东家生性多疑,当有人慕名到村里向其购买冰毒时,他经常假意拒绝,但当买主离开后,蔡东家又会叫蔡昭桂等人马上追上前去,留下来人的联系方式,并随后与之交易。蔡东家共向林凯永购买了4640万元的麻黄素,制出冰毒售卖后获利500万元。蔡广创获利400多万元,蔡秋弟获利100多万元,蔡昭桂获利50多万元。

  人人都知道毒品生意是随时可能掉脑袋的生意,但在陆丰博社村却曾经是参与者众,原因就在于其巨额利润。蔡东家、林凯永、蔡旋等人,在制贩毒赚来巨款后,又巧立名目地进行各种投资,试图将这些肮脏的钱“洗白”。

  拿着制贩毒得来的巨款,蔡东家买了宝马X5汽车招摇过市,并摇身一变,搞起了房地产开发。在陆丰市甲子镇,有一处2013年完工的高档楼盘——瀛轩苑。这个楼盘内园景别致,房间装修豪华,在陆丰当地很有档次。该楼盘开发商为陆丰市瀛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衍,但实际控制人为蔡东家。在楼盘开发中,蔡东家给自己安了个驻工地代表的头衔。该楼盘占地面积8200多平方米,分为5栋,每栋18层,共有366套房子和近5700平方米商铺,总建筑面积接近5.4万平方米,造价近7000万元。瀛轩苑建好后,如按其计划的价格2980元—343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销售,总售价将超过1.6亿,蔡东家一次至少可赚9千万元。陆丰东海镇东海大道上的钱柜KTV,号称陆丰当地最豪华的卡拉OK歌舞厅,也是蔡东家的一处重要物业,因其收入颇丰,蔡东家直接将自己登记为法定代表人。除此之外,蔡东家还有多处物业,在博社村有两栋望海豪宅、一栋三层的自己居住,另一栋尚在建造,另外在深圳罗湖区还有一套高档住宅。

  林凯永与蔡东家不同,他发动了家里一帮女人为其打理资产。2012年,林凯永在深圳某车行认识了卖车的业务员黄利平。外形靓丽、精明能干的黄利平很快吸引了林凯永的注意。而林凯永外表俊朗、出手阔绰,很快就俘获美人芳心。两人举行了隆重婚礼,虽未正式登记,但对外林凯永一直将黄利平以“老婆”相称。林凯永用贩毒得来的钱开设了运通达车行,让黄利平辞工当起了车行老板娘。除了车行,好酒的林凯永还投资在深圳开设了菲达尔酒业、雅轩酒业两间酒庄,让妹妹林春娜、林吟分别出任法定代表人。运通达车行名下只有几部普通小车,但往来资金流水累积竟达3000多万元,其资金经常与菲达尔、雅轩酒庄相互流动,共同构成林凯永洗钱的重要平台。除了管钱,林凯永家的女人还将其贩毒的巨额资金存入自己名下的银行账户,并投资房产和理财产品。林春娜帮林凯永在深圳南山区、陆丰甲子镇各购买高档房产1套,黄利平则帮林凯永在深圳龙岗区购入高档房产4套,在惠州惠东县购入高档房产1套,并在惠东县投资建造了1栋7层半楼房。

  蔡旋的老婆陈美真是个农村妇女,但也颇会理财。除了帮蔡旋在陆丰市东海镇购买房产1套,陈美真还和蔡旋一道筹措巨额资金,在陆丰市东海镇购买了位于城北派出所旁的一块4680平方米的地块,准备以后开发楼盘狠赚。

  据警方后来统计,蔡东家及其制贩毒团伙的林凯永、蔡旋、蔡秋弟、蔡水龙等人的涉毒资产总和达2亿元。

  在陆丰制贩毒犯罪几近疯狂的2011年前后,许多党政机关人员为毒贩提供庇护,博社村大批制毒原料的提供者林凯永,因此两次逃脱了法律追究。

  2011年7月的一天下午,在陆丰甲子镇北门,博社村村民蔡文生把10多个纸箱交给了林凯永,这些纸箱里总共装有2520万元,是购买麻黄素的货款。林凯永顺手将这些钱和1千克麻黄素放入汽车后备箱,开车前往在深圳与供给自己麻黄素的“上家”王长有结算。

  车入深圳境内,林凯永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治安检查站。负责检查的战士陈跃、林振乾、郑思哲很快发现了汽车后备箱中10多个纸箱装着的巨款和麻黄素,立即向带队执勤的综合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报告。林凯永被带到检查站的值班室中单独审查。虽然紧张,但多年混迹于江湖的林凯永,很快想出了应对方案——用车中的现金收买检查站官兵。

  值班室中,面对审查自己的官兵,林凯永故作镇定。经过几句交谈,林凯永很快发现这些人中的一名领导模样的人是潮汕老乡,于是立即用潮汕话和他套近乎。林凯永自称车上带了点化工原料,而这2520万元是几位朋友做生意的集资款,并试探着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如检查站官兵能 “行个方便”,其中的100万元现金可以给他们作为“辛苦费”。面对巨款,当晚的值班领导——新城分站代理政治委员陈建群走出值班室,通过电话,向当时身处外地的时任新城检查分站站长林坤松报告了情况。林坤松当即拍板:让林凯永“交钱走人”,并嘱咐“务必多要点钱”。当陈建群再次回来时,向林凯永提出条件:给600万元放林凯永离开。林凯永还价到500万元。林凯永带着剩下的2020万元和1千克麻黄素从检查站全身而退。

  当晚,林坤松让司机林某驾车匆忙从外地赶回深圳,带领参与私放林凯永的人将500万元瓜分。林坤松和陈建群各自分得160万元,张靖野分得80万元,士兵陈跃、林振乾、郑思哲各分得30万元。在旁边“听了一耳朵”的司机林某,也分得了10万元。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1年8月的一天,林凯永正带着女友在汕头逛街,忽然接到蔡文生的电线桶麻黄素的钱给他。林凯永告诉蔡文生自己不在陆丰,让蔡文生把这些货款送到家中交给父亲林雄。蔡文生带着一名“马仔”将20多个纸箱包着的4700万元现金运到林凯永家中,刚刚离开,接到线报火速赶到的公安民警就将林凯永家团团围住,将这些来不及转移的毒资一举缴获,并抓获了林凯永父亲林雄等多人。收到信儿的林凯永急忙跑到深圳躲藏,并开始到处打听能帮自己疏通关系“捞人”的能人。

  第二天,林凯永想到了广州惠来商会会长吴俊强,据说此人神通广大,在陆丰黑白两道都有熟人。林凯永的一个朋友——做电子器材生意的陆丰老板廖某和吴俊强交好,于是他便联系廖某,请其出面让吴俊强询问自己的涉案情况,同时帮助“打捞”父亲林雄等人。

  廖某很快反馈回来信息,林凯永和蔡文生已被陆丰警方网上通缉,吴俊强可以帮忙“摆平”。事发后第三天深夜,廖某开车来到深圳林凯永住处,要他先拿100万元“活动费”。林凯永当即将100万元现金捆成10万1捆的10捆,交给廖某带走。过了几天,廖某找上门来,说活动经费用完了,还需要增加200万元,林凯永二线万元给他。

  在担惊受怕了将近1个月后,林凯永接到廖某电话,说吴俊强将亲自回陆丰摆平这件事。心急火燎的林凯永和廖某一起赶回陆丰,在市区的一间小宾馆里见到了吴俊强。吴俊强告诉他,已找了陆丰公安局的熟人帮忙,林雄等人很快就放出来了。但马上要过中秋了,原先的300万元活动经费已经用完了,还要再加100万,顺便送几瓶“路易十三”给帮忙的人。想到马上能让家里人出来,林凯永将身上的现金70万元马上给了吴俊强,然后又回深圳取了30万元现金,连同8瓶“路易十三”,一并交给了廖某带走。

  中秋节前两天,林雄等5名被抓的亲戚全被放了出来。林凯永感觉吴俊强确实“有料”,于是还想请他帮忙把自己被通缉的案底消掉。中秋节后过了两个月,林凯永和廖某在广州机场路的一间休闲中心再次找到了吴俊强。在交谈中林凯永得知,吴俊强打点了陆丰市公安局原局长陈宇铿,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石泽坚,特别行动队队长陈建超等人,才让自己的父亲重获自由。林凯永谈起想消案底的请求,吴俊强说陆丰市公安局长刚换人,需要隔段时间再说。又过了几个月,林凯永为消案底又给了吴俊强100万元,但这次的“任务”吴俊强最终没能完成。林凯永觉得吴俊强“水太深”。

  时间进入2012年,为彻底扭转陆丰毒情的严峻形势,广东省禁毒委派出工作组进驻陆丰,一场异常艰苦的攻坚战拉开序幕。

  时任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政委邱伟作为工作组组长,感到肩上担子沉重。工作组仔细梳理几年来积累下来的陆丰制贩毒品案件线索,以蔡东家为核心目标,以博社村为重点侦查对象,默默展开了前期侦查工作。2013年7月,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李春生在听取了专案有关汇报后,确定了将蔡东家等人划分为7个主要制贩毒团伙,并制定了成熟一个、击破一个,最终在条件成熟时围剿其老巢博社村的方案。

  时任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的王胜利,被委以带队进村开展前期侦查的重任。

  王胜利以省公安厅禁毒局的10多名精干警力为基础,并在陆丰当地警队中秘密挑选了数名业务精通、政治过硬的民警,组成了侦查小分队,开始对博社村内大大小小的制毒窝点进行全面摸查。

  参与执行秘密侦查任务的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林卫东,现在回忆起当时的侦查工作仍心有余悸。博社村占地面积0.54平方公里,全村1700多户,14000多人,独立房屋2026间。村内建筑高度密集、格局凌乱、间隔狭窄,多为“亲吻楼”,全村没有门牌号。村内道路狭小不便,除两条贯通该村南北可行驶小汽车路段外,其余路段只能通行三轮车、摩托车。执行任务的日子里,通常是凌晨4点,林卫东及其他侦查员,就开车来到博社村村外,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换上打工仔常穿的便装,并换乘摩托车进入博社村踩点侦查。博社村内村道狭窄,拐弯众多,第一次进入很容易迷路。侦查员们分乘不同的摩托车,按预定的侦查方向,秘密接近各个制毒的老宅、平房等目标,并用车上装载的记录仪、手机将现场情况秘密拍摄下来,回来后交给技术人员,进行截图、定位,确定制毒窝点和犯罪嫌疑人住址。博社村内耳目重重,侦查民警经常会被摩托车手尾随,并询问“去哪里”、“找谁”等问题。困难和危险没有吓倒侦查员们,林卫东一人就前后进村侦查上百次,出色完成了任务。

  当入村侦查进入白热化阶段后,公安部适时调派了无人机对博社村进行航拍,以协助侦查。无人机常常选择在深夜飞临博社村上空,用热成像技术对全村情况进行拍摄。经过几个月艰苦细致地摸查,博社村内的77个制毒窝点被准确定位,7大团伙成员在村外的动向也被严密监控,一张围捕的大网悄悄打开。

  2013年12月12日,警方在掌握到蔡东家堂弟蔡良火在惠州两个制毒工场制成大量及少量冰毒一批,准备出手贩卖时,迅速指挥惠州、汕尾警方联合收网,抓获蔡良火等犯罪嫌疑人16名,缴获毒品冰毒1.002千克,171.05千克。

  2013年12月21日,警方掌握到蔡旋可能与人进行毒品交易的线索后,立即组织抓捕警力到蔡旋位于深圳市罗湖区某花园的楼下伏击守候。冬日的夜晚寒气逼人,民警们在1楼黑暗的楼梯间一蹲就是6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晚归的蔡旋,并将其一举擒获。但是,当时蔡旋已完成毒品交易,身上并未携带毒品。专案组民警没有放弃,继续在抓获地侦查搜索,发现蔡旋等人经常往返于同一栋楼的9层和30层之间,判断30层的房间极有可能是其藏匿的制毒窝点,决定破门而入一探究竟。不料该房门上的锁异常坚固,连设了两道锁——一道电子锁,一道指纹锁。经过4个小时的艰苦破拆,当第二道锁打开之后,呈现在民警眼前的,是一个设备齐全、流程完整的制毒场所,缴获冰毒95克、944克。当月23日、26日,蔡旋同伙蔡秋弟和蔡旋妻子陈美真相继落网。

  2013年12月28日,“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前一天。警方决定先期抓捕蔡东家,为次日凌晨行动的顺利展开扫清障碍。根据蔡东家村干部的身份,警方专门请甲西镇召集当地干部开会,并通知蔡东家参加,准备在会场对其进行抓捕。

  然而,狡猾的蔡东家口头答应参会,却没有出现在会议上。博社村的另一名副书记出席了会议,蔡东家动向不明。是计划泄露了吗? 临近傍晚,前方侦查员传来消息,蔡东家已经驱车离开了陆丰,前往惠州、深圳方向。

  情况万分紧急。李春生听完汇报后指示,务必抓获蔡东家,确保行动圆满成功。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郭少波紧急致电准备参加凌晨围剿博社村行动的王胜利,要求他交接好手头工作,立即组织精锐力量对蔡东家实施抓捕。王胜利立即召集几名参战民警开会,研究蔡东家外出动机。一种意见认为,蔡良火、蔡旋、蔡秋弟等人相继落网,让蔡东家产生了警觉,蔡东家可能收到消息,所以仓皇外逃;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蔡东家的堂弟蔡良火被警方抓获后,蔡东家坐不住了,他往惠州方向跑,很有可能是去找人疏通关系,伺机把蔡良火“捞”出来。

  经过讨论,抓捕民警达成共识,做了“两手准备”。先按兵不动,观察蔡东家动向,如果他在惠州停下来,先不打草惊蛇;如果他再往外逃,就不惜代价把他抓住。

  此时已是傍晚,王胜利紧急与惠州警方取得联系,让他们安排警力先期对蔡东家进行监控,同时,自己带人赶往惠东。然而,在车上,一个坏消息传来,惠州禁毒民警已经集结另有安排。王胜利考虑了一会儿,决定紧急抽调惠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几名精干民警协助抓捕行动。

  在驱车赶往惠州的途中,王胜利的车在惠州海湾大桥上被堵了足足半小时。但是,他已经不再那么焦急,前线传来了好消息:蔡东家并未前往深圳,他的车在惠州城区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华斯顿国际酒店。

  而在王胜利赶去惠州的途中,酒店的具体位置、蔡东家目前的情况、抓捕警力的布置,警方已经全部掌握。当天,蔡东家一行一共去了5人。王胜利带队到达酒店后,抓捕组制定了严密监视蔡东家、秘密抓捕他的方案。

  29日凌晨1时许,负责抓捕蔡东家的民警们决定“动手”。“嘀——”酒店11楼的一间房门应声而开,抓捕组民警突入蔡东家房间。浓烈的烟酒味扑面而来,一边穿着拖鞋坐在床边看电视、一边和房间内另外两人聊天的蔡东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猛扑上去的王胜利按倒在地。蔡东家睁大了眼睛,似乎认出了将他按倒的民警,就是他曾经打过几次照面的、来自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王胜利。

  蔡东家被抓,行动已成功一半!3小时后, 随着李春生一声令下,“雷霆扫毒”汕尾行动按计划打响,失去了首脑蔡东家的博社村不再是坚固的堡垒,大批制毒人员在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面前,纷纷束手就擒。专案组民警还在深圳抓获了团伙成员李朝强。

  “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后,专案组民警通过审讯扩线年6月1日,专案组在深圳等地相继抓获蔡东家制贩毒品犯罪团伙骨干成员蔡广创等13人。8月19日,在陆丰市将蔡东家制贩毒品犯罪团伙最后1名骨干成员蔡昭桂抓获。至此,专案涉案7个团伙的48名成员悉数到案。

  蔡东家落网后,另一场较量又开始了。蔡东家案件被列为中央禁毒委2014年“一号专案”,由广东省公安厅组织精兵强将进行审讯。

  因为已数年未直接参与制贩毒活动,蔡东家被抓时,民警只在其家中搜出现金数十万元,未发现毒品,且抓获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尚未供述蔡东家参与制贩毒品的情况,能直接证明其参与制贩毒活动的证据少之又少。

  老奸巨猾的蔡东家甚至在刚被抓获时嚣张放言:自己最多在里面关1年半就可被放出来。他认为警方抓不到其破绽,认罪态度恶劣,回答问题时避重就轻,采用装聋、装睡觉、要求上洗手间等策略与警方对抗。

  最初实现重大突破的,是蔡旋团伙的犯罪嫌疑人范水贤。2012年,范水贤因制贩冰毒案被陆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当时其供认抓获现场被缴获的16公斤冰毒系蔡旋提供,但因当时汕尾市警队内隐藏的“保护伞”尚未肃清,范水贤交代出此重要信息后,竟被民警威胁“不要乱说话”,出现“不招没事,招供挨打”的怪现象。范水贤无奈之下翻供。2013年11月13日,经过专案组民警重新审讯,范水贤交代了其被缴获的16公斤冰毒来自于蔡旋,蔡旋和蔡秋弟等人参与制贩毒的事实。

  范水贤的供述宛如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在蔡东家团伙中掀起了剧烈的连锁反应。下一个倒下的是蔡旋。在深圳被警方抓获后,蔡旋一开始自认为警方当场缴获的毒品不多,不能对自己处以重刑,因而百般抵赖。但当警方亮出范水贤已供认查获的16公斤冰毒系蔡旋提供时,这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铁证给了蔡旋重重一击。经过审讯和民警的耐心教导,希望通过检举揭发获得宽大处理的蔡旋终于揭发了两起在蔡东家的带领下进行制贩毒的重大犯罪事实,并供述了林凯永长期在陆丰从事制毒原料麻黄素买卖的重大犯罪事实。

  之后晓华担任苏慧伦「OUR BAND」的乐手,以及一些演唱会的乐手。说起来,晓

  在蔡旋的供述下,专案组民警巧用法律,鼓励林凯永大胆揭发他人罪行。林凯永随即交代了大量情况,证明了蔡东家向其大量购买制造冰毒所需的麻黄素用于贩卖或制造冰毒的犯罪事实。林凯永同时交代了为救父亲林雄,请吴俊强帮忙贿赂原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等人的犯罪事实,以及为脱身贿赂深圳特检站官兵的事实。根据林凯永的交代,这些为他提供庇护的边防部队和警队“保护伞”,包括原新城检查站站长林坤松及政治委员陈建群、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原汕尾市公安局局长马伟灵、原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等人,以及中间人吴俊强悉数落网,汕尾、陆丰两级党政机关先后有近100名工作人员因包庇制贩毒人员被查处。

  专案组乘胜追击,从外围突破了蔡东家贩卖毒品的下家蔡汉都。根据蔡汉都的交代,又迂回审讯了多次在蔡东家的指使下参与制毒的蔡秋弟、蔡广创,二人也指证蔡东家指使他们制造冰毒的事实。同时,专案组抓获了为蔡东家制毒提供庇护的前甲西派出所所长陈权。

  所有的证据表明,蔡东家制贩毒的犯罪事实已十分明显,突破蔡东家的时机日渐成熟。此时,距他被抓获已过去了整整6个月。2014年7月4日,当专案组民警将警方掌握的大量犯罪证据呈现在他面前时,和警方“硬扛”了半年的蔡东家脸上出现了绝望的表情,并在审讯室不时陷入沉思。结合纪检部门打击“保护伞”行动,众多“保护伞”纷纷倒台的时机,8月29日,当专案组民警将一张延长侦查羁押期限告知书摆在蔡东家面前,并表示出坚决深挖到底的信心和决心时,蔡东家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开始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以前参与制贩毒犯罪的事实供述出来。至此,专案组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2014年9月25日下午,陆丰市博社村,几辆押解囚犯指认作案现场的警车,停在祠堂前的车场上。身着囚服、戴手铐的蔡东家被押下警车,在一群荷枪实弹警察的押解下,穿过集市、走过祠堂、向海边走去。许多村民认出了蔡东家,嘴里轻轻地发出惊呼。蔡东家默默地低头向前走着。村道口有一处尚未完工的望海四层别墅,上下两排八根粗大的花岗岩石柱突兀地立着……此时,村道上已聚集了上千人。望着这些同宗同姓村人熟悉的面孔,蔡东家悲从中来,两行清泪顺着褶皱的面皮慢慢地流下,一滴滴溅落在自家豪宅前的泥地里。

  2015年12月24日,笔者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见到了开庭受审的蔡东家。近两年的牢狱生活,已将他原有的骄横之气打磨殆尽。在他之前,林凯永、蔡旋、蔡秋弟等已在佛山开庭受审,除了供认自己的制贩毒行为,他们一致指认蔡东家指使他们制造、贩卖冰毒牟利。法庭上,蔡东家依然进行着最后的抵抗,他对法官说的最多的话依然是:“我没参与制毒,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我不知道。”蔡东家的辩护律师也不断对警方的证据提出种种质疑。然而在铁一般的证据链条面前,任何费尽心机的辩解都是枉然。

  2018年8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蔡东家等人贩卖、制造毒品一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蔡东家被判处死刑,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同案的蔡广创、蔡昭桂二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9年1月1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死刑命令,对蔡东家执行死刑。

  2019年1月17日,佛山市中级法院根据最高法院的执行死刑命令,对汕尾陆丰市贩卖、制造毒品案罪犯蔡东家执行死刑。

  蔡东家涉黑制贩毒案件作为广东“雷霆扫毒”汕尾行动1号标志性案件,由广东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国家禁毒办、公安部全程进行督办指导,历时5年之久,该案终于落下帷幕。蔡东家被依法执行死刑对广东禁毒严打整治工作具有里程碑意义。

  汕尾陆丰市博社村村民全部姓蔡,有1.4万人,共分成3个房头。蔡东家是村中头房代表,在村人中威望颇高。

  2011年,蔡东家从博社村的治保主任升迁为村支书,并身兼陆丰市和汕尾市两级人大代表。蔡东家不但自己亲自组织制造毒品,还为村人制贩毒明里暗里地提供保护。他利用自己汕尾市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的身份,秘密收集警方侦破毒品案件的信息,在警方行动前通知重要人员潜逃,并试图通过行贿办案人员,帮一些被捕毒贩逃离法律制裁。村里谁因制贩毒被抓了,都希望蔡东家出面把人“捞”出来。

  2011年前后,博社村在蔡东家为首的宗族势力的带动下,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都直接参与制造冰毒,其冰毒产量在整个陆丰高居榜首,而整个陆丰的冰毒产量又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其一举一动对全国乃至世界的冰毒价格都产生巨大影响,以至于当时制贩毒圈内流传着这样的话:“生意做不做,关键看博社。”而在制贩冰毒的巨额暴利下结成的宗族血亲利益共同体,使这个曾经的海边渔村在短短数年间,发展成一座包庇着数量惊人的制贩冰毒家庭的坚固堡垒。

  2011年,博社村的狭小入村路口,每日都有数名坐在摩托车上的小混混组成的望风队,警惕地注视着往来人群。一旦有陌生人进入,望风队的摩托车马上狼群般如影随行,陌生人的一举一动,已通过电话被村中“大佬”悉数掌握。民警想要进村抓捕制贩毒分子,其困难可想而知。因为号称可以“安全”制毒,博社村中一间破破烂烂的平房,竟然可以租到数万元一个月,贵过广州珠江新城的豪宅,却仍然十分抢手。

  拿着制贩毒得来的巨额赃款,蔡东家买来宝马X5汽车招摇过市,并摇身一变,搞起了房地产开发。在陆丰市甲子镇,有一处2013年完工的高档楼盘——瀛×苑。这是一处由电梯楼组成的住宅小区,楼盘内园景别致,房间装修豪华,在陆丰当地很有档次。该楼盘开发商为陆丰市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的法定代表人为刘×,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蔡东家。

  在楼盘开发中,蔡东家给自己安了个《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注册申报表》上填报的联系人及驻工地代表头衔。该楼盘占地面积8200余平米,分为5栋,每栋18层,共有366套房子和近5700平米商铺,总建筑面积接近5万4千平米,造价近7千万元。据了解,陆丰当地新楼盘目前售价均在3000元以上。豪华的瀛×苑建好后,如按其计划的价格2980~3430元/平米的价格销售,总售价将超过1.6亿元,蔡东家一次至少可赚9000万元。陆丰东海镇东海大道上的钱柜KTV,号称陆丰当地最豪华的卡拉OK歌舞厅,也是蔡东家的一处重要物业,因其收入颇丰,蔡东家直接将自己登记为法定代表人。

  除此之外,蔡东家还有多处物业,在博社村有两栋望海豪宅,一栋三层的自己居住,另一栋尚在建造,在深圳罗湖区某花园也有一套高档住宅。

  据警方后来统计,蔡东家及其制贩毒团伙的林凯永、蔡旋、蔡秋弟、蔡水龙等人的涉毒资产总和达到了惊人的2亿元。

  时间进入2012年,为彻底扭转陆丰毒情的严峻形势,广东省禁毒委派出工作组进驻陆丰,一场异常艰苦的攻坚战拉开序幕。

  博社村占地面积0.54平方公里,全村1700余户,1.4万余人,独立房屋2026间。村内建筑高度密集、格局凌乱、间隔狭窄,多为“亲吻楼”,全村家居没有门牌号。村内道路狭窄不便,除两条贯通该村南北可行驶小汽车路段外,其余路段只能通行三轮车、摩托车。执行任务的日子里,通常凌晨4时便衣就开车来到博社村村外,在夜色掩护下,悄悄换上打工仔常穿的便装,并换乘摩托车进入博社村踩点侦查。

  博社村内村道狭窄,拐弯众多,第一次进入很容易迷路。便衣分乘不同的摩托车,按预定的侦查方向,秘密接近各个制毒的老宅、平房等目标,并用车上装载的记录仪、手机将现场情况秘密拍摄下来,回来后交给相关人员,进行截图、定位,确定制毒窝点和犯罪嫌疑人住址。博社村内耳目重重,一旦发现将前功尽弃。

  当入村侦查进入白热化阶段后,公安部适时调派了先进的无人机对博社村进行航拍,以协助侦查。无人机常常选择在深夜飞临博社村上空,对全村情况进行拍摄。经过几个月艰苦细致的摸查,精密的航拍图结合侦查员地面拍摄的情况,博社村内的77个制毒窝点被准确定位,7大团伙成员在村外的动向也被严密监控,一张围捕的大网正静悄悄打开。

  2013年12月28日,“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前一天。警方决定先期抓捕蔡东家,为次日凌晨行动的顺利展开扫清障碍。根据蔡东家村干部的身份,警方专门请甲西镇召集当地干部开会,并通知蔡东家参加,准备在会场对其进行抓捕。

  然而,狡猾的蔡东家口头答应参会,却没有出现在会议上。博社村另一名副书记出席了会议,而蔡东家动向不明。是计划泄露了吗?临近傍晚,前方侦查员传来消息,蔡东家已驱车离开陆丰,前往惠州、深圳方向。专案民警通过艰苦侦查,发现蔡东家的车在惠州城区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华斯顿国际酒店。

  时间走到了次日凌晨1时许,酒店11楼的一扇房门应声而开,抓捕组民警以雷霆之势突入蔡东家房间。一边穿着拖鞋坐在床边看电视、一边和房间内另外两个人聊天的蔡东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猛扑上去的民警按倒在地。在他房间的一个旅行箱中,塞满了准备用于行贿的数十万元现金。

  “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后,专案组民警通过审讯扩线掌握的线索,先后将林凯永等贩毒嫌疑人抓获。此后,专案涉案7个团伙的48名成员悉数到案。

  蔡东家案件被列为中央禁毒委2014年“一号专案”,由广东省公安厅组织精兵强将进行审讯。

  因为已数年未直接参与制贩毒活动,蔡东家被抓时,民警只在其家中搜出现金数十万元,未发现毒品,且抓获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尚未供述蔡东家参与制贩毒品的情况,能直接证明其参与制贩毒活动的证据少之又少。

  专案民警不畏困难,与蔡东家斗智斗勇,采取巡线深挖、迂回包抄的策略和思路,从外围逐个击破,一步步瓦解其心理防线。最后,专案民警掌握到蔡东家直接参与制毒贩毒的海量证据。

  专案组民警巧用法律,鼓励其大胆揭发他人罪行。那些为毒贩提供庇护的边防部队和警队“保护伞”,包括原新城检查站站长林坤松及政治委员陈建群、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原汕尾市公安局局长马伟灵、原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以及中间人吴俊强等人悉数落网,汕尾、陆丰两级党政机关先后有近100名工作人员因包庇制贩毒人员被查处。为蔡东家制毒提供庇护的前甲西派出所所长陈权也被抓获。

  2014年9月25日下午,陆丰市博社村集市人流熙攘,几辆押解囚犯指认作案现场的警车悄然而至,停在祠堂前的车场上。身着囚服、戴手铐的蔡东家被押下警车,在一群荷枪实弹警察的押解下,穿过集市,走过祠堂,向海边走去。许多眼尖的村民认出了蔡东家,轻轻地发出惊呼。村道口有一处尚未完工的望海四层别墅,上下两排八根粗大的花岗岩石柱突兀地立着,这是蔡东家花巨资建造的全村顶级豪宅。蔡东家在建筑前停下,站在前面配合制毒现场勘察的警察拍摄照片。望着这些同宗同姓村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蔡东家忽然悲从中来,红肿的双眼涌出两行清泪,顺着褶皱的面皮慢慢地流下,一滴滴溅落在豪宅前的泥地里……